_

活動訊息

映後座談|女性三部曲:雞蛋和石頭、笨鳥

2024/03/22・活動紀錄
黃驥、大塚龍治兩人也在《雞蛋和石頭》、《笨鳥》映後現身分享創作過程。 ​

女性三部曲:《雞蛋和石頭》、《笨鳥》映後座談


黃驥、大塚龍治/導演


高雄市電影館本月特別放映由以《石門》榮獲金馬獎60最佳劇情片、 最佳剪輯獎的夫妻檔導演黃驥、大塚龍治執導的「女性三部曲」,昨日晚間兩人也在《雞蛋和石頭》、《笨鳥》映後現身分享創作過程。


❝ 從女孩到女人,串起女性生命的三部曲 ❞

黃驥首先分享這三部長片是根據自己年少時的生命經歷創作,首部曲《雞蛋和石頭》講述13歲少女遭受侵犯,渴望離家的倖存故事;二部曲《笨鳥》中17歲少女試圖探索對性的懵懂和慾望的渴望;最終曲《石門》則跟進疫情語境,少女到了20歲,卻依舊困頓於身心內在的荒蕪。三部電影橫跨十年,聚焦中國當代年輕女性成長的破碎與無助,寫實凝望社會高度變遷下,扭曲的眾生相。

片中令人眼睛一亮的素人女主角姚紅貴,是黃驥在家鄉的各個學校門口駐點觀察時找到的,她和黃驥兒時一樣是「留守兒童」,爸媽赴外地工作,由外公外婆隔代撫養長大,性格格外早熟,沉默而內斂,很符合他們對角色想像,兩人的女性三部曲,也就此展開。


❝ 模糊電影與現實,致女性獨有的生長痛 ❞

延續紀錄片的經驗與精神,黃驥和大塚龍治拍攝時會與演員一起生活,在排演時也沒有明定劇本台詞,僅提供情境設定,在雙方一起討論後,才將他們的真實遭遇、社會的突發變動改寫入劇本中。有趣的是,黃驥也將自己的家人巧妙編排進片中,藉由「再現」將電影與現實的邊界線模糊,回望自身的傷,也投射更多女性之痛。

映後也有觀眾反應很喜歡《雞蛋和石頭》、《笨鳥》中的符號與視聽設計,兩部時空轉換,持續映照不同年紀女性的隱祕內在與真切經驗。

黃驥認為《雞蛋和石頭》中所呈現的「以卵擊石」並非對立而是互相轉換的,女孩的內心,可以柔軟易碎如雞蛋,也能堅毅如石頭,無論是雞蛋或石頭,皆是成長中獨特的樣貌。《笨鳥》則極欲將女孩如鳥般想飛卻飛不起來的笨拙與奮力,以不加以美化的鏡頭真實呈現。大塚龍治也說,兩部片上映後收到許多觀眾迴響擁有相同經歷,那些心中無法傾訴的痛苦和無所適從,彷彿透過這兩部電影娓娓道來。

從《雞蛋和石頭》到《笨鳥》,十年一刻, 黃驥、大塚龍治以最終章《石門》勇奪去年度金馬獎最佳劇情片,似是為女性三部曲亮麗收尾,但可想絕非的完美結局,而是一篇篇正發生的生命故事......。
黃驥導演和大塚龍治導演
黃驥、大塚龍治以最終章《石門》勇奪去年度金馬獎最佳劇情片